<option id="suuus"><u id="suuus"></u></option>
  • <bdo id="suuus"><noscript id="suuus"></noscript></bdo>
  • 首頁 > 研報 > 正文

    【國際金融觀察】國際金融機構氣候相關財務披露準則之案例研究——花旗銀行

    新華財經|2022年05月13日
    閱讀量:

    花旗銀行于今年發布了2021年TCFD 報告,并在報告中公布了最新的減碳計劃,截至2030年能源板塊貸款業務減排29%,電力板塊貸款業務減排63%,并設定了1 萬億美元的可持續發展融資目標。

    新華財經北京5月13日電(盧珉)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穩定理事會(FSB)成立了氣候相關財務信息披露工作組(TCFD)以推動金融行業對氣候風險進行評估,并對利益相關方進行披露。TCFD氣候變化披露框架建議自發布以來,已得到廣泛的支持。

    花旗銀行作為全球銀行中作出可持續發展承諾歷史最長的銀行之一,開展氣候風險評估時間較早,氣候風險信息披露較為全面,花旗銀行在TCFD報告方面的成功經驗,對我國商業銀行在氣候風險領域的發展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花旗銀行于今年發布了2021年TCFD 報告(Task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Report 2021),繼去年宣布2030年自身運營凈零排放、2050年融資項目凈零排放的目標后,花旗銀行在報告中公布了最新的減碳計劃,截至2030年能源板塊貸款業務減排29%,電力板塊貸款業務減排63%,并設定了1 萬億美元的可持續發展融資目標。

    在自身業務中,花旗一直根據TCFD建議的四大支柱采取行動,管理氣候變化引起的金融風險。綜合花旗銀行發布的2021年TCFD報告中表示,花旗已在規劃實現凈零排放的道路上取得了重大進展,并已開始為旗下溫室氣體最密集的部門能源和電力制定具體的排放目標,步驟如下:一是確定范圍和指標,以商業貸款和融資排放為主,逐步延升至債務和股權資本市場活動相關的部門排放;二是建立基線,根據PCAF準則使用承諾資金作為凈零計劃的排放基線;三是設定脫碳路徑和目標以及公司所采取的碳排放計量方法,花旗根據IEA可持續發展情景(SDS)和凈零排放(NZE)情景來評估其能源和電力組合的脫碳情景;四是制定實現減排目標的戰略,加強與客戶在脫碳方面的合作,提高資本配置的靈活性,傾斜更多低碳技術和項目以及在投資組合管理工具中納入氣候風險敞口的衡量等;五是報告和驗證,持續在年度自愿報告中披露融資排放量,保證范圍1、范圍2和與運營相關的部分范圍3排放數據接受三方審查,根據NZBA的要求,預計到2024年完成對全部范圍3排放量的第三方驗證;六是提高數據質量、優化碳減排測算模型以及逐步擴大納入計算的資產范圍。

    一、確定納入排放計算范圍的業務類型和指標

    最初,花旗側重于商業貸款和某些項目融資活動的融資排放,一旦按照PCAF準則建立了這些產品融資核算方法,后期便可以將其系統地衍生至公司債務和股權資本市場活動相關部門的排放?;ㄆ煦y行計劃為某些行業(例如電力行業)披露絕對排放量并使用排放強度指標,因全球經濟中的碳密集型行業有基于物理強度的脫碳途徑。同時,碳強度指標對于提高融資排放披露信息之間的可比性至關重要。

    花旗銀行目前的融資排放披露包括公司客戶貸款和項目融資活動相關的范圍1、范圍2和某些范圍3排放,由于預期客戶的范圍3排放數據的質量和可用性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提高,對于高排放行業的范圍3排放數據收集會隨著這些數據質量的改進而發展。

    雖然總體目標是到2050 年將排放量絕對減少至凈零,但通過迅速減少對所有碳相關資產的敞口來實現這一目標可能會導致不良后果。例如,它可能會抑制有助于實現其他社會目標的投資,并可能抑制某些實際上可以提高行業運營效率的合并或整合。相反,尋求實現凈零目標的同時,也關注更廣泛的ESG視角,并繼續支持提高資源交付效率、促進能源獲取效率及發展中國家發展權和經濟自決權的項目,反而能為更長期的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

    圖1.png

    二、確立碳排放基線設定標準

    為了建立可操作的目標,首先要為每個部門建立排放基線。首先,需要決定是使用承諾資金(客戶可用于特定用途的資本)還是未償資金(實際從此類可用信貸中提取的資金)的排放歸為融資排放基準。根據PCAF準則,要求每年報告與未償資金相關的融資排放指標。未使用資金而非承諾資金的使用反映了客戶在該時間范圍內實際使用的資金,但可能因與客戶排放無關而波動。然而,出于凸顯排放管理和目標設定的前瞻性,使用承諾資金將具有更好的實操性,能夠把握公司貸款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的變化,實時監測氣候風險敞口,并更有助于實現凈零轉型。

    其次,確定排放基線需要收集和完善大量新數據??捎脭祿臄盗亢唾|量都會對這些基線數據產生重大影響?;ㄆ煸谄?021年TCFD報告中提及了一些專業的第三方碳排放數據庫供應商,諸如S&P Global TrucostDB、Wood MacKenzie 和PCAF排放因子數據庫,以這些專業數據庫中的排放因子來佐以調整生產或收入數據以進行碳排放估算。

    PCAF開發了一個數據質量分層的結構化數據庫,使花旗能夠對所有客戶的排放估算進行評分。數據得分范圍從1分(最高質量)到5分,這代表了基于實際生產或收入數據的不同程度的估計。如果沒有客戶特定的數據,部門級別估算可能導致對客戶排放的估算不正確。通過大量審查,能夠提高能源和電力組合范圍1和范圍2排放量的數據質量,占基于公司主要數據(數據評分1-2)的已披露或衍生排放量的55%,14%的估計基于收入,31%的估計基于行業部門排放因子估算(數據得分5分)。根據數據顯示,僅有29%的電力集團客戶和17%的能源客戶公開報告了他們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范圍1和范圍2)?;ㄆ鞂⒋艘暈榭蛻魠⑴c的未來機會,并希望隨著更多報告和數據的披露,對于花旗銀行的融資排放數據會有所改善。

    基線排放和部門強度方法

    花旗銀行2020財年基線排放計算包括集團為電力和能源行業的客戶提供的全部企業貸款組合,以及通過項目和基礎設施融資(PIF)小組進行的與電力行業相關的融資。資本市場活動、結構性產品(如衍生品、對沖或交易)和替代能源、稅收股權融資項目不包括在此分析范圍內。

    使用內部分類時,可能有一些企業具有與電力和能源相關的外部行業屬性,這些屬性未包含在計算范圍內。計算其他行業時,這些企業將被包括在分類的行業基線中(例:以汽車制造為主的母公司下屬電力子公司將被計算在汽車行業的排放基線中,而不是電力)。

    對于項目融資貸款,僅囊括了在報告年度有效運營的電力相關資產。建設階段的項目以及與基礎設施、運輸和能源分配或能源效率相關的項目將在可行的情況下包含在以后的報告中。

    財務報告年度已確定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與客戶貸款敞口和公司財務相關的財務價值已盡可能與該年終日期保持一致。本報告根據客戶披露的兩部分內容進行排放計算:

    未償金額:借款人截至年末已提取的貸款價值。

    承諾金額:未償金額加上借款人可用的未提取承諾信貸,減去與前端融資相關的任何金額。

    貸款登記簿計算方法

    對于電力和能源部門的貸款,所有客戶的范圍1和范圍2排放都包括在內。這些排放包括:

    ??援引來自S&P Global Trucost數據庫中收錄的公司實際排放量;

    ??從公開數據庫(例如EPA或CDP)及公司披露報告中的實際公司或場所排放量;

    ??援引來自S&P Global Trucos數據庫基于公司披露數據或其專有模型的估算值;

    ??基于PCAF排放因子數據庫的行業平均排放因子估算的排放量。

    由于客戶在公共溫室氣體核算和報告方面存在固有的滯后性,大部分報告的實際值和估計值將基于2019年的運營排放信息。這遵循PCAF原則,并且是該計算和報告的一個已知問題。

    2020年8月,花旗承諾根據PCAF方法測量和披露集團投資組合排放量,計算每筆商業貸款的范圍1和范圍2排放量的方法與商業貸款的PCAF計算方法一致,公式如下:

    公式1.png

    公司股權和債務等財務信息以及包括現金在內的企業價值(EVIC) 均來自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如果無法獲得債務人層面的排放信息,則根據母公司報告的財務和排放量對排放量進行歸因。

    項目融資計算方法

    對于項目融資交易,范圍1排放量是針對2020 財年報告年度計算的,因為它們代表了發電資產最重要的排放源。對于天然氣和燃煤發電,范圍1排放量是根據國際能源署(IEA)固定化石燃料燃燒的排放強度因子估算的。對于可再生能源發電,花旗考慮了國家可再生能源實驗室(NREL) 估計的每兆瓦時(MWh) 太陽能和風能項目的生命周期排放量。除了與發電相關的排放外,這些生命周期排放的一部分還包括運營排放,約占太陽能估算的26% 和風能估算的9%。對于水力發電廠,已應用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 估計的每MWh 產生的完整生命周期排放量估算值?;ㄆ鞛槊總€項目融資發電貸款計算范圍1排放的方法與項目融資的PCAF 計算方法一致,公式如下:

    公式2.png

    范圍3的計算方法

    對于能源部門貸款,已為采掘部門、煉油部門和其他具有生產信息部門的企業客戶計算包括范圍3的碳排放。這些行業客戶的2019 財年凈權利生產數據來自Wood Mackenzie 數據和EPA溫室氣體報告計劃(GHGRP)。

    對于沒有2019財年生產數據的采掘和煉油子行業的公司,花旗銀行針對其應用了基于行業平均范圍3排放和財務歸因因子來進行整體估算。

    原油和天然氣產品的范圍3排放,在采掘階段計算后,再對精練已售產品就無需重復計算。對于集成公司,根據其在價值鏈中的主要活動對其產品進行核算,從而最大限度地減少重復計算。

    此外,對于天然氣分銷行業相關的范圍3排放也沒有被納入計算,因為這些碳氫化合物燃燒相關的范圍3排放已計算在天然氣開采行業中。

    三、設定脫碳路徑和目標過程中情景假設

    為了達到凈零目標,需要從基線設立開始,然后逐步確認脫碳途徑,達到最終的凈零目標。近年來,花旗始終保持關注和評估各種情景——包括國際能源署(IEA)和綠色金融體系網絡(NGFS)發布的情景,以更好地為其脫碳路徑提供信息并支持制定中期目標?;ㄆ煦y行通過計算兩者之間的差距,根據投資組合的一致性和客戶預期軌跡來評估實現目標減排的選項?;ㄆ斓膬袅銘鹇院蛯崿F我們的能源和電力投資組合的2030 年目標的主要目標是通過使用替代能源、技術投資和適應IEA中反映的政策措施來支持減少總體溫室氣體排放。

    PACTA方法將銀行的財務風險與客戶的實物資產聯系起來。然后,可以將銀行融資資產的產出單位和碳排放強度,在不同的情景假設下進行比較,這將為銀行的貸款風險和客戶所面臨的氣候風險提供測算信息。下面提供了來自PACTA2DII的幾類假設情景的摘要:

    國家政策情景假設(STEPS)——COVID-19在2021年逐漸得到控制,同年全球經濟恢復到危機前的水平。該情景涵蓋化石燃料和電力行業。

    可持續發展情景假設(SDS)——清潔能源政策和投資的激增使能源系統走上全面實現可持續能源目標的軌道,包括《巴黎協定》、能源獲取和空氣質量目標。關于公共衛生和經濟的假設與STEPS 中的假設相同。該情景涵蓋化石燃料和電力行業。

    凈零排放情景假設(NZE 2050)——將SDS 擴展到凈零排放目標。該情景響應了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公司承諾更早實現凈零排放,包括從2021 年起停止新的化石燃料開采的需要。該情景涵蓋化石燃料、電力和汽車輕型汽車行業。

    全球升溫限制假設(ISF NZ 2020)——該情景旨在到本世紀末將全球氣溫限制在1.5C(概率為65%),那么到2030年,全球化石燃料使用量將下降一半以上。

    圖2.png

    四、制定實現目標減排的戰略

    一旦確定了目標,下一步就是制定實施計劃,并在每個相關部門實現有針對性的減排戰略。我花旗銀行正在評估一些戰略和工具來推動實現既定目標,如下:

    加深與客戶在氣候方面的參與:與客戶合作脫碳并幫助他們過渡是花旗銀行凈零計劃的核心焦點。例如,在能源部門,范圍1排放對總排放的貢獻很大,石油和天然氣生產中的泄漏、排放和燃燒等問題是甲烷排放的主要來源,與客戶共同制定策略以解決這些直接導致高排放的問題,是凈零轉型早期階段的一個關鍵考慮因素。

    資本分配戰略:擴大資本分配方法和戰略,納入重要的新機遇,以支持現有和新客戶投資于脫碳計劃和低碳技術。

    投資組合管理工具:結合新的測算、指標和其他工具,加強對氣候風險敞口的衡量,以進一步優化實現2030年和2050年目標的途徑。

    薪酬與激勵機制:將與氣候相關的績效指標納入集團高級管理人員及其團隊的年度目標和績效評估流程。

    五、年度自愿減排報告的披露和數據驗證

    花旗銀行計劃在年度自愿報告中繼續報告集團的融資排放量,包括特定資產的范圍3排放量。目前,花旗銀行披露的范圍1、范圍2和與集團運營相關的部分范圍3排放數據正在接受第三方審查。在此期間,花旗銀行將繼續在內部努力改進,提高融資排放數據的可信度?;ㄆ煦y行呼吁更多區域出臺強制性披露要求,這將改善其客戶的氣候相關信息披露質量,并將繼續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客戶合作,以鼓勵發布高質量的披露報告。

    六、提高數據質量、優化模型及擴大計算范圍

    隨著整個氣候投融資環境的不斷優化,市場將趨于獲得更多相關和更完善的數據,花旗遵循PCAF指南,根據企業披露的排放數據和財務數據質量進行評分。數據分數范圍從1到5,其中1是披露和驗證質量的最高得分。下表按行業、資產類別和排放范圍(如相關)展示了花旗估算的加權數據質量得分。

    圖3.png

    在2020財年,只有30%(電力行業30%,能源行業31%)客戶根據花旗銀行的要求提供了范圍1 和范圍2的實際排放數據,以及0.1%的客戶報告了范圍3的數據。在這30%中,又只有11%根據CDP準則驗證(即審計)了他們的排放數據。隨著金融市場和投資者對公司溫室氣體排放量的關注持續增長,花旗將繼續積極參與并鼓勵客戶衡量、報告和驗證其公司的溫室氣體排放量。

    隨著越來越多企業加入碳排放數據披露的行列,以及排放模型估算的日益完善,花旗銀行相信在下一財年有望能夠更準確地計算范圍3(銷售產品的使用)燃燒排放;計算能源相關項目融資貸款的排放;基于類似類型項目的生命周期分析,將與建設相關的排放納入項目融資貸款。

    氣候變化不僅為公司帶來風險,也會帶來機遇,而這些風險與機遇最終都會對公司的財務產生一定影響。商業銀行連結企業和監管,承擔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職能,同時需要在嚴格的金融監管下把控各種風險,是經濟社會發展中氣候風險體系建立的中堅力量。國際金融機構開展氣候風險評估時間較早,氣候風險信息披露較為全面,根據對他們披露經驗的深入學習,能夠加速推動我國銀行環境信息披露進程,加強政策設計和引導。未來可參照負責任銀行原則(PRB)對簽署銀行推出具有約束性的披露要求等國際標準,提高披露的可比性,統一環境效益核算技術方法和情景分析標準,借鑒TCFD框架,由中國人民銀行建立統一的情景分析范圍、框架和標準,以試行的方式進行推廣,鼓勵銀行機構根據自身需要調整情景設計開展研究。

    【國際金融觀察】國際金融機構氣候相關財務披露準則之案例研究-花旗銀行.pdf


    新華財經聲明: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收藏
    {{likeTotal}}
    好文章,需要鼓勵
    評論
    登錄后發表您的觀點
    最新評論
    • {{item.username}}

      {{item.commentcontent}}

      {{item.createTime}}
    暫無評論
    傳播矩陣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
    40岁成熟妇牲交片,高清一级做a爱免费视频,被调教到连奶水都挤不出来3d
    <option id="suuus"><u id="suuus"></u></option>
  • <bdo id="suuus"><noscript id="suuus"></noscript></bdo>